麒麟彩票

最新动态

当前位置 :麒麟彩票 > 产品展示 >

“缝合”风险敞口,上市责任险“叫好不叫座”深推有难点

作者: admin 时间: 2019-03-15 11:12 点击: 102次

事实上,资本市场的风险,也引入了保险机制进行转移。

从源头下手治理,提高过会质量,成为发行审核过程中的重中之重,发行人、保荐人的责任进一步凸显,而通过引入保险机制,也成为券商转移风险的可行之路。

作为企业上市前的“关口”,把牢保荐发行关的重要性不言而喻。

在中国保险行业协会与中国证券业协会支持下,平安财险与人保财险、太保财险、大地保险等4家险企组成行业共保体,2016年末,首单“保荐机构先行赔付责任保险”落地,投保方为总部位于上海的一家券商,投保责任限额高达3亿元。据了解,目前,参与到保荐人先行责任赔付保险行业共保体的业内险企,已增加至15家。

值得关注的是,业内专家对蓝鲸保险分析称,由于产品设计难、费率界定复杂,险企需要具备较高的风险识别能力与风险管理能力,加之逆向选择等不可控因素,及国内法律环境受限,该险种并非易于推进,当下来看,仍适合通过行业共保体方式进行风险分散,积累经验,循序渐进。

“责任险跟法律环境、公众认知有很大关系”,徐昱琛指出,责任险与国家法律环境相关,例如事后法律执行,由于进行欺诈发行、虚假陈述的企业,大多数财务状况欠佳,后续追取赔付金额也较难。

围绕发行主体来看,目前相关的责任保险,包括发行人招股书责任保险、保荐机构先行赔付责任保险、会计师/律师/资产评估机构职业责任保险三类,分别涵盖发行人、保荐机构以及发行过程中所参与的专业人士。

作为金融行业“减震器”,保险的作用不言而喻。然而,叫好声下,上市相关的责任险推进亦有不少难点。

在徐昱琛看来,通过共保或者再保的方式,仍是当下较为合适的方式,由一家险企作为带头人,其余险企共同承保,一方面可均摊风险,同时也可集群力,优势互补。(蓝鲸保险 李丹萍 lidanping@lanjinger.com)

早前,证券市场诈欺发行事件偶有发生。

“此前,资本市场很多相关方,因为缺乏严格的追责机制,导致害群之马扰动整个群体”,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向蓝鲸保险分析称,在此背景下,对于某些金融机构及其责任人而言,存在履职风险,“所以推出相关责任险,可以推动整个资本市场治理结构的完善”。

举例来看,近年,胜景山河(002525)涉嫌财务造假被迫取消上市,万福生科(300268)财务造假构成欺诈上市,欣泰电气(300372)报送包含虚假财务报告的发行申请材料,骗取发行核准,上市后继续披露虚假财务报告,构成欺诈发行,也成为国内欺诈发行强制退市第一案。

分散风险,券商引保险“入局”完善市场机制

难点重重,叫好声下推进上市责任险需跨多门槛

在产品端,保险费率的厘定,也是“拦路虎”之一。整体来看,费率需根据拟上市公司所处行业、市场规模、经营状况、未来发展方向及招股说明书披露的信息,进行综合评估后方可确定,这也意味着,保险合同更偏向于定制化,长调研周期将推高人力资金成本。

其次,逆向选择的问题也立于前列。对于大型综合券商而言,保荐人专业水平、风控能力较强,购买保荐机构先行赔付责任险等上市责任险,无疑加大支出,压低承销保荐利润。风控能力相对的较弱的中小型券商,配置意愿相对较强,但却推高险企承保风险,且有保险保障“兜底”后,内控机制压力减缓,易滋生懈怠。

近日,科创板试点注册制放开,上市热潮涌动,不少企业进入准备阶段,提交辅导备案材料,事实上,无论是主板市场还是科创板,IPO(首次公开发行)过程中,预防发行欺诈,加强风险保障不可忽视,保荐机构先行赔付责任保险等上市责任险正是因此落地。

由于“踩雷”,作为保荐机构的券商也付出代价。因万福生科IPO造假,平安证券出资3亿元成立专项基金;欣泰电气欺诈发行,兴业证券(601377)出资5.5亿元设立投资者先行赔付专项基金,弥补投资者损失。

监管亦有所动作。2016年1月,证监会发行制度改革,其中明确规定“保荐人承诺因其为发行人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制作、出具的文件有虚假记载、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,给投资者造成损失的,将先行赔偿投资者损失”,以遏制欺诈发行行为,保护中小投资者的权益。

从保险责任来看,保荐机构先行赔付责任保险,是指发行人因被保险发行股票制作、出具的文件,存在虚假记载、误导性陈述、重大遗漏而构成欺诈发行,给投资者造成损失,被保险人即券商进行赔付,险企则按约定予以赔偿。

“无论是保荐人还是各类事务所,均存在各类人为因素等不可控因素,相对复杂”,中国精算师协会创始会员徐昱琛对蓝鲸保险分析,而保险公司介入过程中,风险识别能力与风险管理能力尤为重要。

一旦出险,即是巨额赔付。“假如险企有较好的风险控制能力,能够帮助券商,且自身有利润空间自然是好”,徐昱琛说道,但某种程度上,多数券商对于IPO风控的认知、管理强于险企。此外,部分发行主体本身偿付能力比较足,是否愿意投保,也是现实的问题。

“相关产品的设计还需要更多的量化精算,所以短期快速铺开的可能性不大”,沈萌指出,在企业IPO过程中,引入保险机制,既是保护、也是约束,“需要长期数据积累分析和量化精算”。

“风险都可以量化,问题在于难度”,沈萌补充称。此外,险种规模也是考虑因素,由于可达到上市标准的企业并不多,能够如愿上市的更是少之又少,市场容量是否足够充足也值得思考。


麒麟彩票